Old Films

从上一个夏天到这一个夏天,缓慢积累起来的4支胶卷,冲出来的一瞬,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毕业以来这两年,从搬到芝加哥,到挖空心思找各种有工作签证的工作,以至于被奇怪的销售工作害得冤枉去警察局逛一趟;从找到工签,到意识到为了留在美国而做自己不热爱的工作没意思,再到与N小宝结婚,如同一场梦;再从结婚,到申请绿卡,到申请绿卡等待期的3个月不能工作,以致无聊至极几度崩溃;再到莫名机会撞上现在的老板领我一步步走向涉足合拍商业大片的幕后环节,以及当然乐趣无穷、肌肉疲惫的忙碌婚纱摄影季。现在的我像是随波逐流又像是在顺藤摸瓜,那些失散各地的小伙伴们,你们又在干吗呢?什么时候我也来学校继续找你们。研究生院也还一直是我想继续琢磨的场景。

奶奶给我买的一大堆婚礼装饰物中的一件,当时老爸是那么激动得帮我们挂起来

奶奶给我买的一大堆婚礼装饰物中的一件,当时老爸是那么激动得帮我们挂起来

with you in the studio

look beyond the vines

from Lake Street

the yard in the first snow of 2013

the "bike guy"'s home

The Creek 75110018 75110020 75110024

Advertisements

秀什么

20140404-033430.jpg

20140404-033447.jpg

我一直感到自己挺幸运的,遇到这么一个可傻可认真,时而疯狂时而严肃,懂艺术也懂生活,关键是一心一意粘我的大男孩,大哥哥,小伙伴,梦华君,毛绒玩具。。。

怎么找到回家的路

 

 

 

 

 

 

Di Yin-2414

Di Yin-2416

Di Yin-2415Factories on the way back home.

在路上认识的朋友都是没有期许的

但他是最像你自己的

你们就在那个特定的时间

困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

于是你可以选择沉默, 也可以选择告诉他一切

你们都在试探

有几个关键的字眼,描出了一条线

于是找到似有似无的藤蔓网上爬

爬到云开雾散处,他就走进了你的世界

那一线的亮光,不是一直都在那儿等你的

这个早晨五六点天还没亮就开车一起去工作的小伙子

我承诺了要做一顿麻婆豆腐给他吃

这事儿一定不能懒了

因为遇见虽是一场命运安排的难得

但维系却在自己的努力罢

 

开年小节

有些事儿总是想也想不到的,以“计划赶不上变化”的节奏在前进着。自去年八月底莫名认识这位低调实力派高大上马克先生,帮着给他的朋友韩庚小帅跑腿两日以来,就时不时地帮忙打杂接触了一些小有意思的事儿。

• 年底陪他回国出差,顺便绕道回蓉看了几眼父老乡亲——我这也有5年没有在冬天回成都了吧,那叫一个苦逼,一个字:冷。土生土长的地方,从小也没觉着冬天有多难以忍受,气温也时常低不了0摄氏度,可被美帝北方冬天室内的暖气系统惯坏了以后,这么冷不丁地回去,觉得南方的冬天简直就是煎熬啊。屋里屋外都是外套+保暖内衣裤,大气层看不透的雾霾,不过还好环境再艰苦也是可以克服的。多热火朝天地见几个友人就温暖了。最深刻的是见到了几个17年没见的小学同学,(掐指一算才意识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虽然大家各自都在天南海北过着丰富多彩的日子,可小聚在一起竟还是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曾经调皮捣蛋让我的童年大伤脑经的几个淘气包全都长成了风流倜傥的大男人,哈哈,时光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当年一起放学路上抓虫子聊科幻的小伙伴如今已是成都橄榄球“烈马队”的 主力wide receiver,皮实不听话的小朋友如今成了国学文化艺术家,还有那已经读着博士的小美女和依然温婉大方的开心果,和安静内敛的小伙伴依然安静内敛却已经成了烟草专家,邻居加同桌男还说他高中那会儿仿佛在路上见到过我飞奔的自行车,我说你当时怎么不拦住我呀,他说拦住你今天的见面就没有那么精彩了。这一切的一切还要感谢如今格式各样的社交平台,尤其是疯狂火爆的“微小信”工具。

• 有一些故人确实也见了,我们表面上还是那么寒暄,可有一些东西仿佛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我自己已作出了的选择,狠下了的心,那也就不可以奢望其他。至少咱们还能聚聚和聊天也就已经最好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心里重重叠叠地装下那么多层事儿,或者说把那么多层事儿都放下还一往如前。

• 关于不吃牛肉的事儿我以前还以为早已沦为是传说或者迷信,可没想到如今还是有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前辈挺在意于此。老板的一个很铁的合作伙伴,跑不少跨国生意的金融介前辈,每顿饭局必强调他不吃的东西。什么牛肉、带壳儿的水生物、甚至南半球的红酒……到了一周的差旅即将结束之时大家都已经可以倒背如流。其中不吃牛肉,引起了我的注意,说是有灵性的动物,这不假,牛是智商和情商都挺高的动物,可说自打他戒牛肉以后生意就飞黄腾达,我倒也就把它当成众多有着各式各样饮食习惯的人中一位。可直到前几天看了郑嘉颖的访谈之后,才理解其中的奥秘。嘉颖兄也不吃牛肉,而且遵循得很是认真,一个原因也是年轻时想借此助自己事业一臂之力,还有就是他自己年轻时其实很爱吃牛肉,专曾为了事业而狠心戒掉,听着悬,可实则是一种对自己所放纵的小习惯的一种自我约束。磨练性格的一种途径吧。有些个规矩,它看似迷信,其实还真不是简单的“迷信”二字可以诠释的。

• 还好我的老板不下三次口口声声说《变形金刚》系列影片是他的个人电影标准里的烂片,不然我真要质疑咱团队的欣赏水平了。至少现在大家都是保持在做生意的层面,类似这样的好莱坞大片除了技术层面和各种特效的不可厚非,其他剩下的所有特制也只能就是生意场上的一个产品而已。

牢骚

Nate前几天说我的(中国)父母那一代人很像他的(美国)祖父母那一代人的性格,稍稍保守但非常有责任感。他说而我(这一代的中国人)的思想和性格却又直接赶上或者超越了他自己(这一代美国人)。于是我想,一代人的性格趋向是跟时代的经济文化教育程度有关的。那中国人从我父辈到我自己这代人的思想飞跃之间省略的相当于Nate他的父母那代人,岂不是为什么中国社会如今如此畸形的原因么?就像那被打了激素的鸡在短时间内速长得奇形怪状一样。

Why am I so obsessed with pig butts and stylish sheep?

Mr. 300 Pound or Heavier

IMG_0083-7

Stylish Rain Jacket

Trending Earrings and Scarf

Just a little shy

These are too sweet

IMG_0060-2

IMG_0055-1

 

IMG_0105-12

 

IMG_0092-10

 

Iowa State Fair was a blast! There were more people there to see animals, eat corn dogs and bite turkey legs than people going to Lollapalooza.  I realize how far away our civilized urban life are from these animals, I rarely see these beautiful creatures besides looking at parts of them in grocery stores and on my plates…. getting a little scary there… sorry..

I hope I can have a mini farm one day and call all my animals my friends. Wake up and go to sleep in a synched schedule as my chickens, dance in gypsy music with my horses, and maybe watch my cow pee ever once a while.

零距离邂逅草泥马

零距离邂逅草泥马

It was also quite cool to have a bonus seeing this Llama whose Chinese relative is kind of a celebrity animal in pop culture due to its sarcastic name. oh well..

 

旧帐

我到现在都还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在北美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冬天做了整整四个月的室外上门推销工作。可以算是我这辈子做过的(除在国内十一年半的应试生活可与之相提并论以外)最恶心,最违背良心的事儿。其中无数偷换概念的推销说词,每天要给潜在顾客重复说几十上百遍。从被无数次拒绝后的小紧张到感觉自己完全无所谓能承受的麻木。升职之后每周出去给新人面试,我们给应聘者的介绍里只字不提公司的工作性质,不告知每天要在室外挨家挨户推销,而把推销说成是customer acquisition,把从其他电力公司把顾客抢到我们家的电力公司说成是customer retention。 然后把整个职业蓝图介绍得天花乱坠。 不仅把顾客不当人,也不把自己的员工以及未来员工不当人。无数应聘者在受聘之后,专门辞掉了正在干的工作,甚至从外地搬家来了之后,第一天上班才发现其实面试时的那些模糊的美丽说词只是我们推销公司的惯用伎俩之一。不过我的老板和我遇到的同事都是些为人真诚的年轻人,只是在这么一个洗脑集团里被金钱诱惑得不觉得自己天天在说谎。

我承认,确实这份工作所面临的各种挑战磨砺了我对困难的承受能力。以至于我在干我现在这份依然十分有压力的工作时,当我们整个部门的同事都天天觉得受不了、太夸张、没法呆、要走人。。。的时候,却觉得除了比较无聊,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但这家推销公司最让我受不了的,其实是当我成功获得一些老年人没有抵抗力的订单的时候,心里那股复杂的说不出来的情绪。虽然我并没有坑他们钱,卖给他们的电力服务甚至还比他们之前使用的便宜,但我使用的那些博得这些老年顾客信任的乔装打扮的说词,实在让我觉得是一种道德上的罪孽。我能感觉出来很多孤独老年人并不是真正理解了我所推销的产品,而是因为在他们的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傍晚中的一天,能与我这么一个长相无恶意、(在某些白人眼里)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小姑娘说上十多二十分钟的话。

反省

不行不行不行,被 iPhone 惯懒了平日里连张有feel有质量的照片都找不出来,太不像话。

看着比我小一届的同学都自己开工作室了,再也不能荒废了。话说虽然身份问题是没办法得先解决的首要矛盾,如今这矛盾摆平了,就要回到正轨上来了!

IMG_3882 IMG_3878 IMG_3880

Road Trip

七月是出门的好日子

自己驾车出门去田野、看朋友、听音乐……更是趣味多多

她二房东(传说中的一个讲德语的女作家)冰箱上的稻草。仿若一丛杂乱的灵感。

她二房东(传说中的一个讲德语的女作家)冰箱上的稻草。仿若一丛杂乱的灵感。

与Devin一起做饭总留给我一种质朴的美丽

与Devin一起做饭总留给我一种质朴的美丽

Devin和她的男朋友是果然永远不会住带空调的公寓的。即使我刚好遇到夏天最热的一周,也只好无数电风扇呼呼运转。

Devin和她的男朋友是果然永远不会住带空调的公寓的。即使我刚好遇到夏天最热的一周,也只好无数电风扇呼呼运转。

星期天早上的Brunch Buffet, 太美味了

星期天早上的Brunch Buffet, 太美味了

在闷热难耐的星期二,我带着两个小伙伴去游泳池度假。结果伊安同学玩得太开心,左耳鼓膜进水穿孔,半夜还被我押到医院去看急诊。

在闷热难耐的星期二,我带着两个小伙伴去游泳池度假。结果伊安同学玩得太开心,左耳鼓膜进水穿孔,半夜还被我押到医院去看急诊。

第二站迪克拉,可爱的伊安同学

第二站迪克拉,可爱的伊安同学

IMG_4018

为迪克拉的新朋友们做的祖传意式spagetti

为迪克拉的新朋友们做的祖传意式spagetti

 

最后一站罗城,终于会见姐妹仨超人

最后一站罗城,终于会见姐妹仨超人

IMG_4061

Deike和Weilin家的猫儿

Deike和Weilin家的猫儿